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官方APP

官方APP

全国统一服务电话:

010-88379014

公告栏:
封面报道

文│本刊记者

  全球财富管理行业在金融危机后得到一定程度的复苏,并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实现较快发展。受制于2011年后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发达国家财富管理行业增长连续数年处于低位,但是发展中国家与新兴市场仍保持着较快增速,并推动了全球财富管理总规模稳步提升。根据波士顿咨询(BCG)的统计,2016年全球财富管理规模达167.8万亿美元,同时在规模增速、层次结构、行业环境方面都有值得关注的新发展态势。为评价、分析目前全球财富管理在规模、增速、行业环境等方面的现状,本文提出全球财富管理发展宏观指数,通过对全球财富管理行业建立指标体系并进行评分,评估各地财富管理产业发展状况。
  
  目前,在财富管理行业的评价分析方面,包括波士顿咨询、凯捷(Cap Gemini SA)和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等国际机构定期发布财富管理报告。与这些报告相比,指数在反映信息方面更加直观、简洁。报告将从宏观层面对全球财富管理发展状况进行测度。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一方面保持全球性、开放性的视野,充分借鉴海外较为成熟的财富管理市场的发展规律,提升指数参考价值和编制效果;另一方面全面考察财富管理行业在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具体发展状况,并在该行业的全球发展背景下,将中国市场的发展状况与其他国家和地区进行对比,提高总体结论的权威性和国际影响力。
  
  指标框架
  

  报告将财富管理宏观指数分为三大一级指标,即规模指数、发展指数与环境指数,并从这3个方面建立指标框架。规模指数能够反映全球财富管理行业的体量指标,发展指数能够反映各地区财富管理行业的发展速度、需求的增长等情况,而环境指数能够从多个方面衡量各地区财富管理行业的未来发展环境。相关指标及其分项指标框架如下表所示:


  
  其中,规模指数分为3个部分:财富管理行业总规模、离岸财富管理规模及高净值客户财富所占份额。财富管理行业总规模即所有产品、业务类型的总和,涵盖某地区的整个财富管理市场的存量,可以用万亿美元等数量单位进行衡量。离岸财富管理规模则反映了财富管理机构跨境管理财富的情况,对于大型跨国财富管理机构而言,跨境财富管理业务具有重要意义,而通过对其管理跨境财富的规模进行统计,可以反映地区离岸财富管理的发达程度。高净值客户财富所占份额可以用高净值客户财富管理规模与总财富的比例衡量,由于财富管理行业的参与主体通常都是高净值客户,因此分析这类人群在总财富中的份额,也可以反映出财富管理行业的规模。以上3个指标,从总量、在/离岸和具体人群的角度,揭示了财富管理行业的规模特征。
  
  发展指数部分分为财富管理规模的增速及高净值人群(财富规模在100万美元以上)的财富增速。总规模增速,即财富管理规模增量除以上年度规模,反映了地区财富管理的总需求增长。高净值人群部分,按财富拥有量依次划分为1亿美元、2000万美元、100万美元3个档次进行分级(参考波士顿咨询的划分方法),可以得到3个增速数值,反映不同高净值人群的财富管理发展速度。这两类增速指标,从总量与人群的角度反映了财富管理市场的发展能力。
  
  在环境指数部分,报告主要采用世界银行编制的世界治理指数(World Governance Indicators, WGI)。该指数自1996年起编制,包括腐败监管(control of corruption)、政府效能(government quality)、政府稳定(political stabiltiy and absence of violence)、监管治理(regulatory quality)、法律制度(rule of law)和民主自由权利(voice and accountability)6个方面,全面地衡量了地区财富管理行业的发展环境。
  
  指标选取依据
  
  报告指标体系构建,主要依据波士顿咨询公司(BCG)、瑞信(Credit Suisse)和凯捷(Cap Gemini SA)三大机构2016、2017年发布的全球财富报告及其数据,以及世界银行数据库。从三大机构每年发布全球财富报告的内容看,虽然存在地区划分、统计口径等方面的差别,但是报告使用的规模、发展指标始终是财富报告的固定栏目。具体而言,波士顿咨询发布报告中的数据较为完整,而其他两大机构所发布的数据也是报告计算地区得分时的重要参考。环境指标部分依托世界银行发布的世界治理指数(WGI),WGI自1996年起开始编制,至今已经覆盖世界214个国家和地区。近年来,WGI越来越多地被各国研究人员或机构用于衡量一国或地区的市场环境,编制20年以来,始终具有很强的影响力。可见报告选取的指标,在评价全球财富管理状况方面具有权威性。
  
  为保证统计口径的统一,规模指标选取了总量规模、高净值客户规模和离岸规模3个角度,发展指标选取了总量增长、高净值客户增长两个角度。通过规模指数,可以对全球范围内资产管理行业的相对规模、发达程度等进行估算和比较。从原理上看,财富管理行业的规模应伴随着世界各国国民财富的增长和财富管理需求的增加,而规模指数能够反映财富管理行业的体量特征,并折射出财富管理市场在不同层面上的发达程度。发展指数方面,由于原理上只有高净值人群的财富管理实现增长,财富管理市场才有不断发展的空间;且各大机构发布的财富管理报告中,所关注的“高净值客户/人群”也基本上需要满足以上的财富规模条件,因此,从总量和高净值客户增长两个角度建立发展指标是合理的。最后,发展环境在许多评价指标模型中也是十分重要的因素,而WGI涉及市场环境的6个侧面,充分涵盖行政、法治及监管领域,用于评价地区财富管理行业的环境状况是相当充分的。可见,报告的指标选取具有合理性、科学性。
  
  此外,由于财富管理产品数量统计存在许多争议,且数量多寡并不能绝对衡量财富管理市场的发展健全程度;而财富管理机构有许多跨国业务,从机构收益等情况,也难以准确反映某一特定地区的财富管理发展形势,不能满足宏观指数的要求。综合以上因素,确定了如上所述的指标体系。
  
  数据处理与权重确定
  
  在财富管理行业,考虑到财富管理机构业务的国际性、离岸性特征,许多数据在具体国家的层面上无法获得(事实上就本文的范围而言,仅有环境指数对于各国都能给出准确得分),我们按照波士顿咨询的地区划分方法,将全球分为六大地区:北美、西欧、拉美、东欧、中东与非洲以及亚太。其中,北美和西欧分布着主要的发达国家,拉美、中东与非洲则主要为新兴市场国家,东欧主要为发展中国家,而亚太地区则兼有新兴市场国家与发达国家。这样的划分方法一方面有助于区分传统发达财富管理市场与新兴市场,另一方面也与波士顿咨询等机构发布报告的统计口径一致,便于数据收集和统计。
  
  参考国内外相关研究中关于指数编制的一些处理方法,特别是同一指标体系内WGI治理指数的编制方法,报告对所有指标值均通过计算z分数(z-score)进行了去量纲化,最终计算出各大地区的得分值。环境指数方面,WGI得分已预先由世界银行给出。
  
  在权重确定的策略方面,借鉴国内外指数编制经验,目前常见的有取算术平均、因子分析、熵权法、德尔菲法等。由于报告所涉及的指标数量适中、区分合理,而且指标之间不存在非常显著的相关性,因此不必采用较为复杂的指标处理方法,可以考虑取算数平均,即在规模、发展、环境三大指标内部分别取平均,最终再对三指标取平均,得到最终的财富管理宏观指数。
  
  数据描述
  
  在数据转换、计算指标得分前对从六大地区获得的数据进行整理,相应分为财富管理行业规模、发展和环境3个部分。由于2014年及之前的数据口径与2015、2016年情况不同,我们在本文中主要统计2015、2016年的结果,并据此测算指数得分。
  

  财富管理规模数据如图1所示。其中,全球财富管理总规模方面,北美、西欧长期处于领先地位,亚太紧随其后,其他地区财富管理总规模较小。离岸财富管理规模方面,各地区差异小于财富管理总规模的情况,数值在2015年、2016年变化不明显,亚太地区在2016年离岸财富规模达到2.9万亿美元,在六大地区中居首位。高净值客户份额在2015、2016年依旧变化不大,其中,北美、中东与非洲、东欧三地的高净值客户财富管理份额超过50%,而西欧由于100万美元以下客户的强劲表现,致使高净值客户的财富管理份额降低。总体来看,数据从不同角度,折射出各地财富管理规模近两年来的状况。


  

  财富管理发展数据如图2所示。在总行业增速指标上,亚太地区全球领先,达到9%~13%的增速,紧随其后的是拉美与中东、非洲,其中,中东与非洲的财富管理规模增速近年来表现不稳定,可能与“阿拉伯之春”以来数年的紧张局势有关;而发达地区增速则明显慢于发展中国家与新兴市场。不同地区高净值客户财富管理规模增速呈现出与总行业增速不同的特征,除了亚太、中东与非洲增速较快外,其他四大地区数值差异不大,亚太地区总体上仍居于首位;一般而言,超高净值客户的财富增速快于低级客户。


  

  图3展示本文的财富管理环境数据,限于所列国家众多,报告不对单个数据点展开讨论,而是综合各地区6个分项的结果。


  
  其中,北美、西欧两地的财富管理环境评分在2015、2016两年均保持很高的水平,而其他地区内各国的评分则好坏不一,其中中东与非洲的财富管理发展环境被认为是最差的,甚至有接近零分的情况;在亚太、拉美、东欧三地区中,亚太环境数据平均表现较好,拉美与东欧则没有明显的差别。
友情链接
  • 百度一下

    百度一下

  • 项目管理技术

    项目管理技术

  • 进出口经理人

    进出口经理人

  • 和讯网

    和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