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官方APP

官方APP

全国统一服务电话:

010-88379014

公告栏:
封面报道

文│本刊记者

  报告在指标构建部分,主要依据三大机构的财富管理报告及其数据,以及世界银行全球治理指数数据库。其中,规模指数和发展指数以波士顿咨询2016年、2017年度发布的财富管理报告为主要数据来源,凯捷与瑞信作为参考;发展指标取世界银行2017年最新发布的上一年度各国治理指数。在结果分析部分,还依托了三大机构其他年度(主要为2005年之后编制)财富管理报告、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报告(GFCI 18-21)、新兴市场基金研究公司的全球资金流向(EPFR)数据,以及各国官方部门给出的统计。相关情况列表如表1所示。


  
  三大指数分项得分
  

  对三大指数分项经过z指数化处理并加总统计,得到全球六大地区2016年度财富管理分项指数得分见表2、表3、表4。


  
  财富管理指数总得分
  
  对3部分得分进行求平均、排序,可以得到各地区的财富管理指数总分以及排名位次,见表5。



  以2016年总分排序来看,亚太地区位列首位,北美地区位居其次,西欧和中东与非洲两地区得分基本相等,而得分最低的地区为东欧。相较于2015年的结果,亚太、北美、西欧地区的排名不变,而中东与非洲排名跃升两位,东欧的排序垫底。
  
  在全球经济复苏不景气的背景下,亚太地区以其近年来财富管理行业的高速增长,赢得了包括波士顿咨询等机构的关注,其发展得分2015年达94分,2016年仍保持在90分,成为推动其财富管理指数排名上升的主要因素。作为新兴市场国家与发达国家兼有的地区,凭借巨大的财富管理总规模及离岸财富管理规模(中国香港、新加坡均为全球重要的离岸财富管理中心),其财富管理行业规模得分甚至在2016年超过了北美地区,但是其发展环境得分相较于西欧、北美而言还有相当大的差距,而且通过1年的时间,环境得分并没有很大改善。可以预见,在未来环境因素有可能制约亚太地区财富管理行业的可持续发展。近年来亚太国家包括中国在健全市场机制和监管、法律制度方面确实做出了不小的努力,但是仍有提升的空间。
  
  北美地区是传统的财富管理行业发达地区,在环境指数中,同样获得了较高的排名。北美目前仍然在财富管理总规模与高净值客户财富管理规模方面排名首位,为其规模指数得分提供了充分支撑,目前仅次于亚太地区。制约北美地区排名上升的主要因素在于其发展方面。相对于亚太、拉美和中东地区的增长,北美的财富管理规模和高净值客户财富增长缓慢,仅相当于同期新型市场增速的1/3左右。但是在2016年,北美地区经济增长及财富管理行业增长均有所改善,而且依托其优良的投资环境,可以预见未来北美地区仍将保持很高的财富管理环境得分,这也成为支撑北美地区排名的有利因素。相较于第四位的中东与非洲,北美财富管理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
  
  相比北美,西欧的财富管理行业发展环境同样适宜,2015年、2016年均取得85分以上的分数。但是西欧在发展项目上得分更低,2016年比2015年下跌12分。结合西欧经济增长出现乏力的状况,可以推测,这与西欧近年来在债务危机、难民危机、右翼势力抬头和脱欧等事件影响下,财富管理行业受冲击、投资策略趋于规避风险的状况有关。但是随着西欧目前政局逐渐稳定,危机得到克服,可以预期,未来西欧的发展指标得分将会上升。同时,西欧在财富管理总规模以及离岸规模方面都有明显优势,为规模指数提供了充分的支撑。综合来看,西欧的财富管理宏观发展状况和北美处在同一档次。
  
  其他3个地区的共同特点是环境得分均较低,其中中东与非洲的财富管理行业环境得分仅为33.5(2015年为33.9),通过观察6个分项指标得分发现,主要原因在于政府稳定和民主自由两方面,这与“阿拉伯之春”以来国际局势的发展一致。拉美、东欧的环境得分略好,近两年来保持在50分左右,与亚太地区没有显著差别,但是其财富管理规模得分低,制约了总分的上升(均为35分以下区间)。通过观察分项结果发现,主要是行业总规模和离岸财富规模较低导致的,这说明两地区的财富管理行业有待进一步发展完善。此外,东欧的发展指数也较低,致使其在所有地区排序中位居末席,相较于2015年,其发展指数下降了15分,主要是财富管理总规模导致的。这一方面可以解释为在政治动荡因素下,东欧呈现出得分不稳的状况,另一方面也与汇率因素有关。但无论如何,这些地区的财富管理行业若希望得到长效发展,还需要不断克服以上方面中的不利因素。
友情链接
  • 百度一下

    百度一下

  • 项目管理技术

    项目管理技术

  • 进出口经理人

    进出口经理人

  • 和讯网

    和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