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官方APP

官方APP

全国统一服务电话:

010-88379014

公告栏:
封面报道

文│本刊记者

文│敬松


  回顾2017年,全球经济稳中有升,美国和中国继续为全球经济增长提供动力,经济的增长带动了油价的攀升,人民币也由跌转涨。澳大利亚、加拿大和英国的经济也保持了稳步增长;日本、欧元区逐步摆脱通缩,经济有望重新回到正常的轨道。货币政策方面,美联储除了加息也缩减了其总额超过4.5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加拿大央行实施两次加息,英国央行也启动了一次加息;欧洲央行也将其资产负债表的规模由600亿欧元缩减至300亿欧元。
  
  展望2018年,从全球范围来看,预计美国和中国的经济增长势头持续,其他国家的经济也进一步提速。特朗普的税改计划及大规模基础建设投资推出的预期为美国股市连续走高提供了动力,这一良好预期会为美元上涨提供支撑。欧元区的德国和意大利政府组阁的悬而未决及欧洲民族主义的崛起继续考验欧元,英国和欧盟的退欧谈判也会对欧元和英镑的走势形成影响。美元指数走强,非美货币承压的走势预期将使市场宽幅震荡的势头持续。



  
  紧缩与宽松预期格格不入
  
  2018年,通胀取代经济增长和就业继续成为影响美联储升息进程的关键问题。在经济增长前景不明朗,通胀居高不下的大环境下,预计英国央行也不得不继续升息。通胀重返高位将使加拿大央行2018年加息步伐继续加快。日本央行、欧洲央行和瑞士央行宽松的货币政策预期不变,其中欧洲央行2018年是否正式退出QE将会影响欧元的进一步升幅。美联储、加拿大央行和英国央行升息与欧洲央行、瑞士央行和日本央行的宽松货币政策形成鲜明对比,主要国家的货币政策前景分化也会对2018年主要货币对的运行节奏产生影响。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及高调默许美元疲软的政策也使美元指数2018年的运行节奏存在着变数。
  
  在经济增长的同时,2018年朝鲜和中东的地缘政治危机、欧洲民粹主义的崛起及全球各地不断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威胁着全球来之不易的复苏局势,使得全球金融市场很难独善其身。
  
  美元指数走势分析
  
  作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美国市场的发展牵动着全球经济的神经。2017年年初,美元指数冲至103.80高位遇阻反转向下,形成了长期走势的大逆转,2017年下半年美元指数下落到90.90后进一步下落的力度放缓。2016年下半年美元指数的攀升及2017年年初美元指数的冲高遇阻快速回落使其2018年的运行节奏充满悬念。
  
  美元指数超长线的惊天大逆转使非美货币及国际金价和油价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行。从各个非美货币与黄金和原油的强弱来看,欧元、英镑、原油、人民币在2017年连续攀升,表现出明显的强势。黄金、澳元、加元均出现了小幅上涨,但涨幅较小,瑞郎、日元年内的涨跌幅度相当。美元指数2016年的大涨与2017年的下跌形成了鲜明对比,受连续两年动能大交替的影响,2018年整体市场走势存在着很强的变数。因此,投资者在进行自主交易的同时也可以选择一些收益不错的跟单和跟投等理财产品进行操作。
  
  如果将时间线拉长,可以看到,美元指数在2008年3月下行至70.75的低位后获支撑企稳回升,在2015年年初上行至100价位附近,虽然仍延续涨势,但其上行幅度明显放缓。经过连续8年多的震荡上行,在2017年年初最高上行到103.80位置后遇阻快速下落,限制了超长线涨势的进一步展开。从2016年上半年的强劲攀升到2017年一年的全线下挫,形成了超长线局部动能的大交替,美元指数超长线的绝对下跌力度占优势,但最近一轮的下落与2008年3月以来整体向上势头的相对力度对比却要弱势许多,因此直接预判美元指数反弹遇阻将会重启超长线的下跌明显有失偏颇,2018年美元指数的超长期运行节奏存在变数。
  
  从美元指数超长线的趋势方向来看,美元指数刚刚对均线系统形成向下突破,客观方向转换势。转换势是一个易变性最高的运行节奏,一旦形成转换势,接下来市场有可能演变为涨势、跌势或横盘势,美元指数的这一运行态势也使2018年整体运行过程中的动荡加剧。从美元指数的动能方向来看,美元指数在2017年1月冲高到103.80遇阻爆发了强劲的下落动能,最近几个月一直围绕下落低点90.90无力度调整,当前的调整与前期的下跌相比明显较弱,也因此美元指数经过连续的调整之后仍有进一步下落的需求,并进一步创出2017年年初下落的新低。从运行的时间来看,美元指数自2017年年初开始的下落经历了9个月时间,从2017年9月初至今完成了4个月的调整,调整时间明显不足,这使得2018年上半年美元指数以宽幅调整节奏运行的概率较大,受超长线横盘震荡预期的影响,预计非美货币在2018年上半年运行过程中也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反复。
  
  美元指数超长线的这一预期是基于上行遇阻之后最近的动能方向,以此提前预测市场有见顶之嫌,明显有失偏颇。结合2016年下半年的上涨及2017年全年的下落形成的动能交替,美元指数在2018年的运行过程中可能重新获得支撑再度向上,重新延续最近两年的区间内宽幅扩散调整的局面,这与此前提到的美元指数客观方向转换势相吻合。
  
  主要货币对运行节奏分析
  
  接下来,笔者对几个重点货币对的运行局势进行简要分析和预测。
  
  欧洲货币分化持续
  
  2017年,欧元、瑞郎和英镑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攀升,其中欧元和英镑在上行过程中表现出较好的延续性,2018年反弹势头将会持续,而瑞郎从2015年12月至今一直是震荡调整态势,欧洲货币内部走势的分化也表明在美国正式退出QE,全球经济也开始逐步复苏的过程中,投资者对于美国及其他经济体的增长进程持怀疑态度,直接反映到走势上就是超长线的动能反复大交替,给2018年的走势预期带来诸多不确定性。
  
  欧元和英镑在2017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从欧元/美元的超长线运行节奏来看,欧元/美元2008年3月以来一直以震荡下落的局势运行,欧元在2017年年初最低下落到1.0340获支撑企稳回升,虽然当前的反弹动能略占优势,表明了欧元超长线的反弹尚未结束,但受2008年7月以来震荡下落节奏的影响,欧元在反弹到1.2460位置附近遇阻超长线的震荡下落势头持续,欧元未来甚至重新跌向2017年1月以来的低点1.0340附近。
  
  英国2016年6月通过公投退出欧盟之后,英镑/美元突破了长达20多年的调整区间,延续了2007年11月以来的下跌趋势,使英镑/美元大型调整区间1.4065附近的支撑转变为阻力。英镑/美元2016年10月下落至1.1854低点获支撑超跌反弹,最近几个月英镑虽然进一步创出反弹的新高,但是反弹过程中连续收出带有较长上下影线的十字星线,限制了超长线反弹节奏的进一步展开,预计英镑反弹至1.4065附近将遇阻并延续超长线的跌势。
  
  从英镑/美元的周线图走势来看,英镑/美元2014年6月底以来一直延续了跌势,在2017年1月英镑最低下落到1.1985获支撑超跌反弹。英镑长线反弹到1.3655价位附近遇阻在1.2930~1.3655区间范围内运行,受到反弹动能占优势的影响,英镑经过连续的调整后长线仍有进一步反弹的空间。受2014年以来下跌趋势的影响,英镑反弹遇阻将会延续长期的跌势。这也使英镑虽然在2018年上半年仍将延续反弹势头,但受到超长线下跌趋势的推动,英镑反弹遇阻延续下跌势头,预计英镑在2018年将以先扬受阻再回落的势头运行。
  
  美元/瑞郎经历了自2001年来超过10年的下跌,在2011年8月下落至0.7070低点获得支撑,此后在0.7070~1.0480带有一定斜率的横盘调整区间内部运行,当前美元/瑞郎运行在大型横盘震荡区间的上沿位置附近。从MACD指标来看,美元/瑞郎在零轴上方形成死叉,表明美元/瑞郎在横盘震荡区间上沿附近下落的动能有所增强,限制了美元/瑞郎超长线进一步向上的空间。
  
  从美元/瑞郎的长线运行节奏来看,美元/瑞郎从2015年11月至今一直在0.9415~1.0345横盘震荡区间范围内运行,2017年9月美元/瑞郎下落到区间下沿附近获支撑企稳以区间内向上格局运行,当前美元/瑞郎运行在大型横盘震荡区间的中间位置,近期一直围绕1.0035高位调整,随着调整时间的延长,美元/瑞郎在2018年上半年将延续区间内向上的势头。受长期的横盘震荡区间及区间中部具有较强的易变性的影响,美元/瑞郎虽然年内有进一步的向上空间,但上行幅度有限。
  
  欧元、瑞郎和英镑超长线走势的差异将在未来很长时间内使得欧系货币持续分化,2015年瑞士央行取消欧元/瑞郎的波动下限之后,欧元和瑞郎的分化局面加剧。从2018年走势来看,欧元和瑞郎上半年都将有一定的回调压力,回调获支撑将会启动进一步的上行,英镑上半年则将有进一步的反弹向上的需求,受到超长线的跌势的影响,反弹遇阻延续弱势局面。
  
  日元横盘动荡
  
  美元/日元经历了2011年10月以来的连续上涨,超长线上行到2007年6月高点124.15位置遇阻宽幅调整,此后,美元/日元自2015年至今一直以高位调整节奏运行,最近两年的调整区间在98.75~124.15位置,当前运行在超长线横盘区间的中间位置,美元/日元超长线的横盘震荡势头持续。
  
  从美元/日元的周线图走势来看,美元/日元在超长线的横盘震荡区间的内部运行,美元/日元2016年6月下落到98.80获支撑企稳回升,经过长达半年的连续攀升之后,自2017年年初至今一直在107.20~118.70范围内运行,美元/日元受到超长线横盘震荡的影响,2018年美元/日元在区间内向上运行过程中也会表现出一波三折的运行特征。
  
  黄金反弹持续
  
  黄金经历了1999—2011年9月以来的连续上涨,最高上行至1921位置附近遇阻出现超过4年的深度回调,并在2015年12月初获支撑超跌反弹,当前黄金已经逐步摆脱了1046.30低点,展开了进一步反弹。受到黄金2015年年底至今的反弹动能略占优势的影响,2018年接下来的时间仍有进一步反弹的空间。
  
  从长线走势来看,黄金在2015年12月下落到至1046.30低点获支撑超跌反弹,经过超过半年的反弹之后一直围绕反弹高点1375位置缓慢调整,这也表明其长期反弹尚未结束。2018年上半年关注黄金在1375阻力附近运行的力度,受反弹动能略占优势的影响,接下来黄金有望突破1375阻力,进一步反弹至1375甚至1435位置。
  
  商品货币先涨后跌
  
  受欧元、英镑及黄金上涨的带动,商品货币澳元和加元在2017年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反弹。从澳元和加元的超长线运行过程来看,各自都是经过2011年以来的下落之后出现的反弹,虽然2017年至今的反弹动能略占优势,表明当前的反弹尚未结束,但是无论是澳元还是加元,在反弹过程中都表现出反复性强、延续性差的运行特征,这也使澳元和加元2018年虽然会延续2017年以来的反弹势头,但是受到各自的超长线跌势的影响,预计澳元和加元反弹将会遇阻,并重归跌势。
  
  人民币和原油继续强势
  
  随着全球经济增长再次提速,国际油价也在2016年年初获支撑企稳回升,2017年下半年原油上涨过程中的延续性进一步好转。国际油价的上涨反过来也对国际油价形成了进一步的推动。从超长线走势来看,原油对均线系统形成反复穿越,当前主要运行在27.60~147.50上下沿都下倾的调整区间的中间位置,受到当前的向上动能明显占优势的影响,预计2018年国际油价将进一步向横盘区间的上沿81.00附近运行。从国际油价的长线走势来看,原油从2017年6月至今一直延续了涨势,在上涨过程中斜率接近90度,且上涨过程中并没有出现可观的回调,也凸显了原油长期的涨势。原油继续上行面临2015年5月高点70.05阻力作用,预计原油经过连续的上涨在该价位有技术调整的需求,这样经过充分的调整才更有利于原油长线涨势的持续。
  
  2017年,原油出现了连续上涨,人民币在这一年也重新进入了升值周期。美元/人民币在2017年年底上行到6.9625位置遇阻反转向下,当前美元/人民币在均线系统的压制作用下保持了客观跌势,美元/人民币经过2017年5~9月的连续下落之后,最近几个月一直围绕下落的低点6.4415缓慢调整。最近几个月,美元/人民币的调整区间在6.4415~6.7320,预计2018年上半年将继续在这一区间运行,区间上沿遇阻,美元/人民币将延续长线跌势,即人民币将保持强劲的上行势头。
  
  2018年,人民币和原油将保持相对强劲的看涨势头。不过在2018年年初的几个月,无论是原油还是人民币都有一定的调整需求,经过充分的调整更有利于涨势的持续。受美联储3~4次的加息预期及税改和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政策的影响,2018年美元指数将进一步走高。但同时,在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及乐见美元贬值政策的预期制约下,美元指数已经走到十字路口,非美货币、黄金和原油的走势也存在明显的变数:非美货币、黄金和原油在2018年年初都会出现进一步的惯性上涨,2017年明显强势的欧元、原油和人民币将会延续各自的上行局面;英镑、澳元、加元和黄金长期以反弹格局运行,反弹过程中还有较强的反复的货币对,反弹遇阻延续超长线的弱势;日元和瑞郎在超长线一直以横盘震荡格局运行的货币对。由此来看,2018年的外汇市场的动荡局面将会持续。


友情链接
  • 百度一下

    百度一下

  • 项目管理技术

    项目管理技术

  • 进出口经理人

    进出口经理人

  • 和讯网

    和讯网